林木化(画家)

艺坛怪杰:林木化(画家)

艺文联线

一些资深的艺术前辈告诉爱好美术绘画的兴趣者,举凡艺术大师都有其“品牌样式”的艺术精品,例如中国齐白石的“虾”、徐悲鸿的“马”、李可染的“牛”,新加坡陈文希的“猿”、陈宗瑞的“猪”等等。而有位凭借一条“鱼”就成了新加坡的重要艺术大师,狮城画坛杰出先驱人物,这位著名的美术家,就是林木化,我的八拜老大,是许多年轻一辈画家的启蒙老师。
>林木化,笔名林跃鲤,一字大炭,又号正华。祖籍广东揭阳,1936年3月25日出生于新加坡。2008年2月26日辞世,享年72岁。艺术教育毕业于1955年林学大创办的新加坡南洋美术专科学校(简称南洋美专),获取西洋美术文凭,1960年至1969年任南洋美专美术讲师,1965年任新加坡成人教育局兼职中国彩墨画讲师,1969年任艺术节咨询委员会委员,1969年至1975年任新加坡南洋商报艺术版编辑,1970年至1980年任新加坡南洋大学李光前文物馆名誉顾问,1977年至1981年任新加坡广告美术协会名誉理事,1981年任东方文物与版画鉴赏学会名誉理事,2001年任中国南京徐悲鸿纪念馆高级研究员,2002年任中国内蒙古东方文化馆客座教授。
林木化创作多元,精通水墨、油画、版画、彩粉画等画种。林木化画鲤以彩粉为主,融汇中西美术之特点,寥寥数笔就能勾勒出生动传神又栩栩如生的游鱼,站立在远距离观赏,会有一种假乱成真的艺术效果,因为他画鱼不是一整条的,总保留一部分不添加任何笔画,宛如沉入水中般,看了令人赞叹。
林木化曾经对笔者说:他有一次忘了提呈画作作者简历参加了国家级美展活动,结果画作被退了回来。后来评审成员知道是大名鼎鼎的林木化作品,又自圆其说地追讨回那幅画,这一次却轮到林木化开口拒绝参展了,因为他选择尊重艺术。
林木化的创作历程是丰富多彩的,参与联展和纪念展几近半百项目,主要活动如:1956年参加“十年间(1946-1956)的新加坡艺术”展览、1957年参加日本“首届亚洲青年美术家联展”、1960年参加“庆祝本邦自治一周年”本地画家作品展、1962年参加“马来西亚艺术展”、1966年与友人举行“六人木刻版画展”、1967年参加“新加坡的生活和人民”展览、1968年参加“新加坡节”展览、1969年参加“艺术150:纪念新加坡开埠150周年”绘画大展、1973年参加“华人画家现代版画展”、1974年参加“当代亚洲平面艺术展”、1979年参加“南洋艺术家回顾展”、1996年参加“新加坡百年艺术展”、2002年参加“50年艺坛四友特展”、2005年与长女林春参加美国加州举办的《粉墨登场》美展、2006年参加“木刻版画展”等。林木化的个人作品展览会,计有:1970年的“林化正华首次个人作品展”、1973年的“庭园展”,1974年、1977年、1982年、1990年以及1992年皆个人画展、2005年办“黑白分明”版画展、2014年新加坡南洋艺术学院林学大展览厅为纪念林木化举办“走出创意”林木化特展。
鲜少人知道,林木化曾于1959年荣获马来西亚吉隆坡国家博物馆举办的“马来亚生活方式”美术大赛第一奖。从上世纪七十年代至九十年代,林木化总共举行过六次的个人作品展,曾多次受邀到海外国家参展或示范作画,如马来西亚的梹城和吉隆坡、菲律宾的马尼拉、北爱尔兰的柏林、英国的伦敦、意大利的米兰、日本的福冈、中国的漳州和香港、以及丹麦等等。他的六次个人作品展,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是有一回的个人作品展,他邀请了光明山主持宏船法师为个展剪彩,还展出了自己的四幅空空白白的新作,命题为《四大皆空》;又有一回的个人作品展“五岁顽童个展”,请家中的大人物,他的九十多岁老妈妈出来为个展主持开幕典礼,并出版全彩色的《林木化正华画集》。1972年那一年,林木化不知什么缘故特地出版了一册《无字天书》,内页一个字也没有,每页一个底色,有黄有红有蓝有绿有黑有白,逢人就说那是谈天说地论人情,也因为行为古怪,林木化在艺坛就有了“怪人”、“奇人”以及“老顽童”的称号。
说到办展与卖画,林木化特有个性。有次个展,某个政府单位有意收藏他的画作,曾询问他的作品价格,林木化开价两千元,听后那位官员回复请示上司。谁料上司开了一个更低的价钱,希望林木化安然接受。那里知道,林木化不但没有削价,反而提高售价至五千元,对方吃惊表示需再请示上司。一来一往后,当这位官员表示他请示了上级,愿意以第一次的价格收购,但是林木化表示画作的价格已提高到一万了。林木化虽然是位穷画家,这种不为五斗米折腰的精神,是值得大家学习的,因为他懂得选择尊重艺术,尤其是现今社会一些有几分钱的“大款”动不动就胡乱削价之举,更有启发之意义。林木化曾说,艺术家需要买家给予尊重,胡乱削价的买家,其实羞辱艺术家的人格与尊严,他说得一点也不错。林木化倔强的个性,使他在艺术成就上的造诣非凡,画如其人,自成一格,老道童心。
2006年,受新加坡陆路交通管理局之盛情委托与邀请,林木化创作的《演出即将开始》大型壁画作品,装置在滨海地铁站,供公众观赏。坦言,能称得上大师的艺术家,绝不可能只是“一招鲜”,这些大师级的艺术家,必定是多方面的全能巧手,通过长时间、多领域的钻研和创新,最终厚积薄发式地开创出自己独特的风格与特色。就以林木化为案例,他对人生的感悟和观察,复杂的人生阅历,丰富的生活经验,通过“平平仄仄仄仄平”、“一笑龙门客调头我即回”、“一鱼思天下冲出水晶宫”等创作鲤画,用彩粉笔把内心世界真挚的情感呈献给普罗大众,极富哲理,蕴藏禅机,与鱼同乐。据我所知,他的版画作品内容,却是多取材于民间平凡人物的日常生活作息,表达一种豁达和乐观的人生态度,而且许多版画作品全貌式地展示出新加坡的社会生活面貌,非常具有时代感和历史意义。
新加玻NLP培训导师钟骏源博士曾言,新加坡艺坛达到大师级的艺术家,他们几乎都得靠“自己”存活,过着与大师身份很不相配的日子。政府在花费巨资吸引外国艺术家的同时,是否考虑采取一些行动支持本土艺术家,拓展其艺术事业。否则,可能如我国首位太早赢得奥运银牌的体育健将陈浩亮一样,失去之后才懊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