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安精神

Spirit of Nanan

光辉灿烂的南安精神

文:李成利 博士
一、双溪源流远,柳城万木春

南安,古称武荣,别称柳城。早在新石器时代,境内就 开始有人类生息繁衍。夏、商两代,划属扬州。西周为七闽属地。春秋末期为越地,战国中期为楚地。三国孙吴永安三年(260年)建县,名为东安县隶属建安郡,县治设于现今的丰州,后曾改为晋安、梁安、晋平等县名。隋朝开皇九年(589年)始正名为南安县,隶属泉州。唐朝嗣圣初年(684年)分出南安、莆田、龙溪三县地设武荣州,南安县城丰州为武荣州治。中华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 4月10日,南安县治从丰州迁往溪美。1949年8月21日,南安县解放了。1993年5月12日,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批准,南安撤县建市。历代名人英杰辈出,人文荟萃创造辉煌。近代,中华民族五千年历史涌现的83名中华英杰里,南安就出了两位杰出人物,就是著名的思想家李贽和伟大的民族英雄郑成功,两位都为中华民族作出了震古烁今的卓越贡献。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1990年5月菲律宾南安公会庆典活动,广邀各国及地区的南安兄弟社团观礼,与会乡亲当时就醞酿组织世界性的联谊活动的思维。1992年第一届恳亲大会在马来西亚举行。第二届恳亲大会于1994年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的巴比倫大酒店隆重召开。故乡南安市人民政府组团出席,会议通过修改章程第四条:团结世界南安同乡,共同促进家乡和居住国公益福利事业的发展。“世界南安同乡联谊会”从此正名,並规定两年一次轮值举办恳亲大会。

  

四海五洲的南安邑人,都非常期待21世纪全球的南安人忘我的发扬无私无我的南安精神,将南安精神定位于建立社团组织中灯塔性的目标上,目的在于促使社团组织有着長远的打算,让社团组织万古常青。社团组织领导层或管理层,需要一种不断刻苦奋进的行为,要有一种憂患意识。因为,任何社团组织都会经历发展的高峰与低谷,甚至会经历失败、面临危机灭亡的苦难。但是,若是有了南安精神,也就是具有目标,会在失意失败的废墟上挺胸站立起来,重新鼓起勇气振奋发展。这就猶如同在黑亱里行走,只有天上的闪闪发亮的星星,成为战胜黑暗的希望。

  

南安精神,作为指定目标,绝对能够使社团组织对自身的前途充满自信与活力。努力打造南安精神,成为每个南安人日后成长的信念、成功必然的选择。所以毋庸置疑,一个组织或者一个人的成功不是从天而降的,而是从失败中失意中提練出来的。南安精神,包含了激发人人的挑战能力和战胜困难危机的毅力。南安精神,让人人从失败中、错误中吸取经验与教训,以及能够在重重的压力下,心平气和地看到想到新的希望曙光,引导人人走向成功之路、辉煌之道,以保持敢于开拓、勇于拼搏的热情和积极性。南安精神,能接受变革承受挫折,学习进步增长见识,正义大气的奉献,突出属于自己一片天的核心竞爭力。

二、南安的精神,邑人的元气

南安精神,用考古思想的方法追本溯源,对中华传统文化进行了整体的、深刻的、历史的、全新的註释与精确的掌握:复原了中华传统文化的精华与玄机,找到了开啟中华传统文化宝库的万能金钥匙。南安精神,可以说是南安邑人世世代代相传的香火,好像万物生命依靠太阳般。南安精神,据悉最初最古早是口述,而后以文字记载之,让子子孙孙从南安的内涵中,对生命的意义有着更深切、更亲切的体会和领悟。弘扬南安精神,必须充分认识其精神内涵及本质,才能发挥其自身南安精神的潜能和优势,进而壯大发展。

  

何谓精神?一般人指的是人类的意识、思维活动和一般心理状态以及行为主要的意义。唯心学家则认为精神乃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力量,而且认为只有人类的精神才是真实存在的,物质仅仅是精神活动的表现。《内经》把人类的精神活动归之于“心神”的功能。“心者,君主之宫、神明出焉”。“心神”不仅主持人类的精神活动,且统管人类的五脏六腑。《灵枢。本神篇》就指出:“生之来谓之精,两精相搏谓之神”。《文子。十守篇》中有谓:“夫形者,生之舍也: 气者,生之元也: 神者,生之制也”。白话解释为:万物一旦有了元气,就能得到生命力。人的体魄有了精气,则不但有了生命,而且还有了力量,这便是精神了。

  

近代思想家梁啟超说:所谓精神者何?即国民之元气是矣……若夫国民元气,则非一朝一夕之所可致,一人一家之所可成。国于天地,必有与立,国所与立者何?曰民而已。民所以立者何?曰气而已。总之,对人类和国家的生死存亡,起决定性作用的就是“元气”,即精神。民之气,就是国民的元气,也就是国民的精神。

  

所谓南安精神,是南安邑人的一种社会意识,是一个邑人社群与其他社群的精神特质。南安精神,是南安社群中,大多数邑人所认可和接受的,富有生命力的优秀思想品格,价值取向和道德规范的总和。弘扬南安精神,就必须重视南安邑人的历史文化,继承它和发展它。南安精神,总概括也就是要有郭忠福的忠孝大爱意识、李贽的求变创新意识及郑成功的开拓拼搏意识等综合作用的结果。

  

南安精神,说白了就是圣王公精神、是温陵居士精神、是国姓爷精神等三种伟大精神的三合一作用所产生的结果。南安精神,具备了相当的胆魄和正义,勇于开拓,敢做敢为敢当敢拼敢搏敢为天下先。南安精神,是维系南安社群的精神纽带,南安精神虽然是精神层面上的抽象概念,却大则关乎整个南安邑人社群的情操与命运,小则影响个人的言谈举止、喜乐好悪。南安精神,对新加坡南安人来说,有着非常強烈的寻根问祖意识,洋溢着浓厚的祖籍地乡谊情怀,展现了新加坡南安人,在闽南族群中特殊的血浓于水的地缘关系,促进了地域人文文化学术教育交流,体现了凡是南安人都会有向上向善、勇于开创、敢于变革的刻苦耐劳的精神内涵,对於提升中国闽南文化或泉州文化系于全球之影响,确实会起着一定性的推波助澜的催化作用。

三、郭忠福意识,忠孝与大爱


郭忠福(923年—938年),依史料的考据,可追溯到后唐庄宗时代。出生于福建安溪,后迁居南安诗山(又称郭山),郭母于农历二月廿二日生下郭忠福。郭忠福长得聪敏过人,气度非凡,而且以至孝闻于乡里。年少时家贫如洗,三餐难以果腹。父死无以为葬,而忧心忡忡。郭忠福的孝行感动了楊姓大户,遂卖身为奴。

  

郭忠福为杨家牧羊三年,所得甚微仍难以葬父,无奈焚烧父尸,拾骸骨于罐。塾师怜其孝,指示杨家圈羊之地可葬,并告诉郭忠福:一俟葬父后,立即离开,一路往东,自有归宿。郭忠福听从塾师指奌,安葬了父骨,逃离杨家,扶母东行。到诗山时,遇大雨躲入郭山寨下一间破茅房,从此就在郭山栖身。公元938年农历八月廿二日,年十六的郭忠福牽牛上凤山放牧,自己攀上绝顶,坐于古藤上化成神灵。乡人嘉其孝、怜其殤,在其坐化处筑祠拜祀之,取名为郭山庙,也就是现在中国南安诗山的凤山寺。乡人四时祈卜吉凶于郭忠福视为神,並以将军祀之,故郭山庙亦称将军庙,庙宇始建于五代后晋天福初年,相当于公元936年左右。

  

郭忠福奉为神之后,因其孝行与屡次显灵建功,从朝廷灭火到护国抗倭,从爱民済世到治病救灾,郭忠福神祗受到历代皇帝的封爵。根据记载,在清朝穆宗同治九年(1870年),神灵赫濯平息逆乱,沛甘雨祛瘟疫,加敕“威镇忠应孚惠威武英烈保安广泽尊王”圣号。

  

千百年来,南安人都非常虔诚地敬拜广泽尊王。每每飘洋过海南下谋生时,往往祈求凤山寺的香火随身南来,保佑远走他乡顺顺利利,缺乏这个寄托,远渡重洋的心願会很不踏实。据资料显示,目前台湾有282座广泽尊王庙,在亜细安的新加坡、马来西亜、印尼、缅甸、泰国、越南及菲律宾等国家,供奉郭圣王的凤山寺多达300余座。广泽尊王,至今仍是闽台港澳及南洋各地的重要道教神祗。

四、李贽立论绝,先知又先觉

李贽(1527年 - 1602年),字宏甫,号卓吾,福建南安榕桥三堡人,享年76岁。李贽幼承高祖林姓,名载贽。中举后复姓归宗,改为李贽。李贽6岁丧母,7岁跟随父亲李钟秀(白斋)读书。因家贫,11岁回南安榕桥倚养于叔父家。李贽年少利口善言,12岁写《老农老圃论》,备受赞扬。20岁结婚,婚后仍然勤奋读书,76岁持剃刀自刭。李贽一生坎坷,秉性剛直,疾悪如仇。一生著述甚丰,虽明清两朝代横遭禁毁,仍有上百种著作行世。李贽的遗著是研究中国思想史、文学史和历史的重要文献,是中华民族永恒的精神财富。李贽的著述可分十四类八十七种,主要的有:《李氏藏书》、《李卓吾批奌皇明通纪》、《李氏焚书》、《四书评》、《易因》、《老庄解》、《李卓吾批奌忠义水浒传》等等。

  

李贽认为人穷不要紧,重要的是“不闻道”,也就是没找到真理的意思。在为官期间,励精图強,革旧鼎新,反对封建伦理教条的“君子之治”和欺压少数民族,提倡“至人之治”,对官㘯烏烟瘴气深悪痛绝。作为封建社会成长起来的知识份子,李贽也有忠孝爱国的思想。李贽十分严格地约束自己,不以权谋私,为人言行一致,替百姓造桥,开通了南方陆路丝绸之路,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为防火患,提倡采用砖石建筑,並设置防火道。李贽还在姚安开办三台书院,利用公余讲学,传播进步思想,为当地的发展和建设,培养人才。李贽人品、官品都是值得称赞的。李贽认为从政要“因乎人”、“因性牖民”,反对用“条教”、“刑法”去镇压群众:从政最好是“顺其性不拂其能”、“恆顺于民”才能把社会治理好。李贽主张“法令清简,不言而治”的至人之治理论,这可说是李贽治姚从政经验的总结。

  

李贽富有求变创新的超前思维,反对以孔子的言论作为一成不变的是非标准,认为衡量是非的标准,应随着社会的进步而发展变化。反对愚忠的封建道德规范,打破封建纲常的束缚:提倡个性解放,崇尚“各从所好、各骋所长”:反对男尊女卑,主张男女平等:倡导“以人为本”,宣扬“不治治之”的道家观奌。批评儒家的“学而优则仕”,強调“学以致用”。中国近代以来,特别是五四运动之后,李贽思想获得世人高度评价,李贽种种想法和主张,都成了新时代的要求。李贽反儒批孔、清正吏治、男女平等、绝假归真、亲商重商等主张,至今仍有重要现实意义和研究价值。这就是李贽思想高出时代,而垂青于后人的原因。

  

李贽提倡商道,认为人的私心私慾,是非常的自然和正常,不需要排斥评击,应该给予理性的支持与理解。资料显示,李贽有这种看法,跟其远祖从事经商活动有着密切的关系,而且李贽所处的年代,正是中国沿海一带贸易活动迅速增长的时代。据悉,李贽从小就生活在泉州,泉州当时又是较早接受外国影响的城市。李贽作为中华民族一代杰出思想家,能够拥有大无畏的斗志,勇敢护商、挺商、重商、安商、亲商的倡导商道,改弦易辙的革新思维,推动了当时社会前进的巨轮,这一切自然和他的家乡地理环境有所关连,而且促使李贽在时光的推移下,仍然闪烁着耀人的光芒。

五、海外有孤忠,英雄郑成功

郑成功(1624年 - 1662年),原名森,乳名福松,字大木,号明俨,福建南安石井人。明朝天启四年七月十四日生于日本平户市的千里滨。父郑芝龍,小名一官,字飞皇。授游击将军,曾议请移民台湾垦荒开发,成了海上经贸领袖,后被官府看中提升为参将和总兵军銜。建元隆武,受封南安伯、晋平国公。母为日本长崎平户市田川氏女。明朝崇祯三年(1603年)郑成功7岁,自日本回安平(今晋江安海镇)求学,15岁进县学。年仅39岁辞世于台湾。

  

明朝弘光元年(1645年),唐王朱聿键为皇帝,改称隆武。郑成功深得皇帝器重,特赐姓朱,取号明俨,封忠孝伯,授招讨大将军:然而中外皆惯称郑成功为“国姓爷”。清兵入闽,隆武遇害,郑成功以“父教子忠,不闻以二”拒父招降,遂焚青衣于孔庙,以身许国,投笔从戎,率志士起义,为匡复神州大好河山,而干出一番英勇伟烈的事业。郑成功在厦门、金门建立反清复明基地。奉永历正朔,嗣晋封延平王。屡败清兵于闽、粤、江、浙等省份。永历十三年(1659年)大举北伐,入长江、破瓜州、克镇江、逼南京,义旅所指,东南震动。

  

郑成功设左、右、前、后、中五军,厦门设参军,协理诸官分管军政事务,并开设商行沟通内陆与海外贸易,设两库稽算东西洋船本利息,建立稳固的后勤基地。郑成功一面秣马厉兵,派军各地征集粮饷: 一面加强后方建设,设置吏、户、兵、刑、礼、工六官和察言、承宣、宾客三司以及印局、军器局: 部队分七十二镇,每镇五协,各设正副统领,以便训练和作战,置储贤馆、育冑馆、接纳各地义士贤人,培养烈士子弟。又设仁、义、礼、智、信和金、木、水、火、土十家商行经营财货,以済其用,以商养军,以商扶政。

  

1661年三月廿三日,郑成功在金门誓师,统帅25,000大军,战船300余艘,从金门料罗湾渡海东征,经过九个月的浴血奋战,打败并驱逐了霸占台湾宝島长达38年之久的号称“海上霸王”的荷兰军队,收复了台湾。嗣后即设府县,兴学办校,鼓励耕织,推行屯田,发展生产,团结汉人和原住民一块开发台湾,谱写了“开辟荆榛”的动人篇章,在中华民族的史册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台湾人民把郑成功尊为“开台圣王”,並在台湾各地设立延平郡王祠或开山庙,每年举行祭视以资缅怀纪念。

  

郑成功以大无畏、开拓拼搏的英雄气概,粉碎了西方殖民地主义者图谋分裂中国、霸占台湾的狂妄野心。郑成功是位杰出的民族英雄,领导的复台运动是何等的坚强英勇、百折不挠的伟大斗争。数百年以来,郑成功收复台湾、开发宝島、捍卫国家主权的光辉业绩,彪炳史册,永远是激励后人的巨大精神力量。所谓爱国丹心今古在,浩气雄風传千秋。伟大的民族英雄郑成功名垂万代,青史留芳。郑成功的英雄事迹光昭日月,郑成功的传说故事流传千古。

六、颂南安精神,歌武荣雄風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这是《周易》中的千古名句,也正好表达了南安精神的内涵。南安精神,是努力向上、是奋发进取、是对美好未来的无限憧憬和不懈追求。南安精神,蕴含着与时俱进、开拓创新的动力。因为,只有不断地革故鼎新、应时以变,才能够跨入更高水平、更强势有劲、更灿烂瑰丽的无比境界。

  

南安精神,是一种能鼓舞南安邑人勇往直前的精神。南安精神,是过往精神珍贵的继承和发扬光大,是溶入进南安邑人心血的新力量。南安精神,有着郭忠福的自强、李贽的自尊、郑成功的自信: 这三种力量构成了南安精神的原动力,更是南安精神的境界升华。南安精神,让南安邑人创造了奇迹与骄人的成就,当今社会所有的工作都时时刻刻需要拼搏和创新。创新是南安邑人进步的灵魂、是社团组织兴旺昌盛的不竭动力,也是一个社群永葆生机的泉源。

  

总而言之,弘扬南安精神的顽強拼搏,像南安邑人在成长过程中,不懼困难、不怕挫折、敢嘗失败的苦头、积极进取: 在学习的过程中,主动学习,用丰富的智慧充实自己,用优异的成效突显南安精神的郭忠福的忠孝和大爱、李卓吾的革故鼎新的求变以及郑成功的开拓拼搏的胆识。福建南安,是闽南文化和泉州文化的发祥地之一,地灵人杰。古代至今,赫赫有名的郭忠福、李卓吾及郑成功等三位伟大杰出人物都是南安人,以他们三人的事迹共同创造出来的南安精神,实在可以推进海内外南安邑人,对组织、对家族、对社会、对国家的大我奉献的一面光辉旗帜,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与实际价值。

  

南安精神,继承和发扬民族意识和国家观念相辅相成的光荣传统。同时,南安精神也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文化,是推进社会进步发展的巨大精神力量,在当今时代,更具丰富且深刻的内涵。弘扬南安精神,可以说是在顺应潮流,尽力完成南安邑人真善美的高尚品格。南安精神,高度的表达了南安邑人对三位超卓越的历史人物的无限崇敬之情,启迪着南安邑人坚定不移地继往开来,开拓奋进,为振兴中华文化多作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