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才双馨儒商:李光前
古哲先贤之风
李光前,又名玉崑,祖籍福建省南安县芙蓉乡(今南安市梅山镇竞丰村),诞生于1893年10月18日。1967年6月2日傍晚六时,李光前与世长辞,享年75岁 。

人物简介

在廿世纪三十年代以后,新加坡和马来亚一带,李光前是新马历史上罕见的名字,他兼备了实业家、银行家、慈善家、教育家以及社会活动家的代名词,而且尚具备了华社领袖、公民知识分子身份的人物。作为东南亚首家华人跨国公司“南益集团” 的创办人,被世人誉 为“橡胶大王”与“黄梨大王”,是三十年代至六十年代的全球十大华人富豪之一  ,闻名的慈善机构“李氏基金会” 的发起人,1958年荣任新加坡福利协会主席,直至1964年。他担任华侨中学董事会主席长达25年,也是马来亚大学名誉法学博士 、新加坡大学首任校长。

李光前的一生轨迹,历经清朝帝制、中华民国成立、英属殖民地、马来亚联合邦、经济萧条、昭南时期、二战重建、反殖运动、学运激狂、工潮凶涌、独立建国等,风云变幻的大时代背景。李光前的奋斗历程,他的坚毅人生,他的赤子情怀,他的高尚情操,是一段段激 动人心的故事,是一股股催人奋进的力量,是一座座赖以仰望的高标。在新马社会各界心目中,李光前是位广受民众爱戴与敬仰的平民伟人,留给后人的不仅是硕果累累的物质建设,更难能可贵的是,令后世瞻仰崇尚的精神文化遗产以及大儒大德风范。

稟赋睿智 ,品学两优

李光前,又名玉崑,祖籍福建省南安县芙蓉乡(今南安市梅山镇竞丰村),诞生于1893年10月18日。其父李国专曾是塾师,南来新加坡经营裁缝业。 李光前八岁丧母,1903年随其长兄玉麟从厦门南渡星洲(即新加坡),与父亲李国专暂宿在同乡林路(祖籍南安美林,新加坡 抗日英雄林谋盛之父,又名林云龙,字志义)的后港店屋里,并就读于英印学堂,学习数学与英文  ;  亦分别在养正学堂(崇正学校前身)读初小 、道南学堂(道南学校前身)读高小,学习中文,使得李光前学贯中西,打下了良好的中英双语及数理基础。道南学 校是本地早期闽南社群创办的学府之一,创办于1906年。李光前是高小甲班学生之一。

光绪卅三年即1907年间,在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会长吴寿珍(道南学堂总理)的资助下,马来亚侨生第一批回中国升学者,李光前、林邦彦、何葆仁等18人以道南学堂学生之名义,由道南学校校长马征祥亲身保送至南京暨南学堂深造。1911年考上北京清华高等学堂(清华大学 前身),后又转校入唐山路矿专门学堂(交通大学前身)学习。当时正逢辛亥革命,李光前满腔热血奔腾,抱负不凡地剪掉辫子加入同盟会,投身于孙中山废除帝制、建立共和的革命运动中。

那时候的唐山路砖专门学堂,是由孙中山挚友赵仕北担任校长,孙中山曾到该校视察和演讲。孙中山当时说:“国民革命需要两路大军。一路进行武装斗争,建立平等自由的中国 ; 一路学习世界科学技术,改变祖国贫穷落后之面貌。在座诸君不投身于锋镝之间,学习采 矿、筑路与建桥,也是为了革命”。孙中山的一番话,影响了李光前。1912年袁世凯掌权之后,开始查封唐山路砖专门学堂,缉拿同盟会会员。面对动荡不安的时局,李光前只好停学折返南洋取道上海,乘轮船回新加坡。

雄才大略 ,誉满商海

李光前很早就涉足教育界,肆业回到新加坡之后,便在道南学校和崇正学校教书,此外兼在“叻报” 翻译电讯,旋进入商界服务,后为华社侨领陈嘉庚赏识,1920年更成了陈嘉庚的乘龙快婿,婚礼就在他曾就读和任教的道南学校举行。1927年在马来亚柔佛州的麻坡自立 门户,创立了南益橡胶烟房。柔佛州的麻坡,与邻近的马六甲原为华人先贤早期开辟垦殖树胶的发源地,南益橡胶烟房设立在那里,橡胶原料就不愁匮乏了。1928年李光前与林义顺之子林忠国合股组成 “南益公司”,由于经营有方,信誉卓著,业务日益繁盛,奠定了日 后事业骏发之基石。

1929年世界经济大恐慌爆发,李光前于1923年曾参与小股东的华商银行,为应付经济危机的打击而进行改组,李光前出任副主席,以大刀阔斧的手法,整顿经营。1932年新加坡三家华资银行,即华侨银行、华商银行、和丰银行进行合并,李光前初时担任副主席,自1937 年至1964年,二十七年来则一直担任主席一职。李光前发迹后,对社会慈善和教育事业,慷慨输将,两度荣膺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会长(1939-1940 、1947-1948),以及担任南洋华侨中学董事会主席(1931-1956)长达二十五年之久,俨然是新加坡华人社会的杰出领袖。

普及教育 ,作育英才

1962年李光前以新加坡大学首任校长的身份,在就职典礼上致辞时,引用了古罗马雄辩家西塞罗的名言来阐明,他兴学办校的教育观点 :“我们对国家最好的贡献,莫过于为它教育青年”。一代儒商的李光前,非常热心教育事业。他在1952年创设的李氏基金,从创办至 1993年总共捐出三亿多新元,其中75%用在教育事业上。李光前认为,教育对个人、对社会、对国家是至关重要的。个人能够得以安居乐业,社会能够健全繁荣昌盛,国家能够富裕强大进步,全赖教育的力量。因此,李光前积极捐资办学振兴教育,普及教育。凡是创办学 校或其他教育机构,在建设方面需要资助的,他都会慷慨捐助支持,李光前以商养儒普及教育的功绩,书不尽书。

创办于1919年,现已开办六年直通车综合课程的自主学校 ---- 华侨中学,是受惠良多的中学学府之一。根据查阅文献的记载,殖民地时代的英国统治者设立英校的目的,只是培养一些当时所需的公务员,对于华文教育却采取不闻不问的态度。当时的华社侨领陈嘉庚认 为,小学毕业生均属十二三岁的青少年,失学非常可惜,就业却嫌太过年轻,所以倡议创办华文中学之必要。

时代所需 ,华中诞生

于是在1918年6月15日假中华总商会召开赞助人大会,召集了当时十五间小学总理 : 南明(林箕当)、培风(曾江水)、通德(苏双绊)、崇文(薛中华)、崇正(陈正岭)、宁阳(伍召南)、南强(雷 善甫)、应新(陈梦桃)、育英(陈有渊)、光亚(石霭云)、启发(何仲英)、兴亚(林启因)、养正(吴胜鹏)、端蒙(陈若愚)以及爱同(林推迁)等人,通过董事会章程,议决创办“南洋华侨中学”,并推举陈嘉庚为总理。南安人在水廊头凤山寺设立的南明学校的代表,李光前的 同乡林箕当(南明总理)和洪神扶(南明董事),都在首届南洋华侨中学董事会名单内,显现了南安人为华侨心中的骄傲、南洋华侨教育里的耀眼之星 : 华中,尽份力量。

继陈嘉庚校主之后,李光前于1931年起担任第十六届华中的董事会主席,是任期最长的校董主席。华中,是新马第一家华文中学,当年的最高华文学府。李光前上任后,立即为华中清偿拖欠华侨银行的七万元贷款,并捐献了50万元作为学校基金,迅速巩固学校的经济基 础。二十多年来,李光前扩建校舍,增添了不少设施如操场,改善了教学条件,并修建教员宿舍,保障了教师们的安定生活。每年所有的经常费和部分的特别费用,除部分由董事会及社会贤达募捐之外,绝大部分由李光前个人承担。除此之外,李光前还独资捐建了以他 父亲命名的“国专图书馆” 和“国专科学馆”。使华中成为南洋著名的华文学府,为新马等地培育了不少杰出的人才。

平息学潮 ,解决危机

李光前担任华中校董主席,不仅仅是金钱上的支持,还有的是发自内心的关注与爱护,出于对教育的真正热爱,李光前为教育事业是呕心沥血的。上世纪五十年代,当时新马实施紧急令,马来亚联合邦与马共作战尚未停止。1954年英属殖民地政府决定推行“国民登记条 例”,强制18岁至20岁的男性必须服兵役。当时超龄的中学生担心接受军训期间,会被派往森林同马共作战,因而发起要求免役的请愿行动。以华侨中学和中正中学为主的学生,因此跟英属殖民地政府发生激烈冲突,后来演变成新加坡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集体学潮, 即报章所谓的“五一三”事件(自1954年5月13日至6月25日)。

当时身在国外的李光前知道之后,万二分的心痛,为了保住学校爱护学生,接到消息漏夜从英国返回新加坡处理此事。抵达新加坡之后,李光前一方面与新加坡总督见面,为保护三千学子的安全,不卑不亢地与英国委派的总督谈判,另一方面亲临华中学潮集会现场,循 循善诱劝说学生。1954年6月7日的<南洋商报>刊载华中董事长李光前接见学生代表,劝导学生再检讨,勿造成华文教育更大危机。中学就读于华侨中学的道南校友会资深理事邝其森说,1954年学潮时,李光前向学生晓以大义,态度十分诚恳,完全没有架子,让学 生们很心服。在校董主席李光前的努力下,终于平息了这场风波。6月25日的<南洋商报>刊载,集结华中达22天的学生群解散,英属殖民地政府发表“七华文中学约法九章”,勒令各校采取所列行动以“恢复校纪”。

高尚人格 ,官民敬重

英属殖民地政府官员,对正气凛然的李光前,是高度感佩和敬重的。记得在1932年10月10日至12日,南安人创立的水廊头凤山寺因产权问题,由南安会馆的侯西反、王可朮、林箕当、梁联卜等执委入稟高等法院诉讼。经法官调查历史、勘查石碑,产权纠纷案最后判定, 水廊头凤山寺乃属全新加坡南安人所有,并由英属殖民地政府伪华民政务司于1933年推举南安籍的李光前,为水廊头凤山寺首任信托委员会主席,由李光前领导的信托委员会,重新修订水廊头凤山寺产业章程,然后呈交高等法院批准备案。

而在1945年8月15日,二战时候日本无条件投降之后,新加坡社会治安陷入混乱不堪的局面,百废待兴下的英属殖民地政府,不可能立即施行民政服务,只好军政及组织军政政府顾问委员会来管理新加坡,而且急需召集社会贤达和各党派代表,一起来共同协助维持二战后 的社会秩序。刚回到新加坡不久的李光前,亦受邀担任军政政府顾问委员会的十七名委员之一,足见李光前在当时的声望之高。李光前对当地教育、经济的发展和社会进步所作的贡献,博得当地政府和人民的高度赞美。1957年,马来亚柔佛州苏丹授予李光前“拿督” 荣 衔,这是马来亚政府破天荒第一次把“拿督” 荣誉职衔授予华人  ;  1958年,马来亚大学授予李光前名誉法学博士学位  ;  1964年,马来亚国家元首授予李光前“丹斯里” 荣衔。

李光前,生前喜爱中国古典文学,曾将老子<道德经>英译本,印赠欧美朋友。他一生实践了儒家“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的信念。事业有成之后,通过严密的规章制度,运作自己创立的“李氏基金会”,在国内外开展救灾扶贫、抚孤恤残的社会公益慈善 工作,为国家为社会做出了巨大贡献。半个世纪来已持续捐输四亿多新元,广惠海内外难以估计的机构和个人。只要还有一口气,李光前都会尽力推动文化和教育事业。1967年5月25日,离他辞世仅七天,弥留之际,李光前还赞助出版<殖产橡胶拓荒人>一书。

一代完人  ,英灵不泯

1967年6月2日傍晚六时,李光前与世长辞,享年75岁。

噩耗传出,马来西亚、新加坡人民震撼无比,深感惋惜,哀伤无限。李光前临终前嘱咐家人身后事一切从简,戒绝铺张浪费,遗体安排火化。有关丧事的安排,病危的李光前不忘强调细节,例如不做遗体告别仪式的丧礼,来宾只需在遗像前站定注目即可; 不必为遗体裁 制新衣服,只要穿上平时得体的衣物即可 ; 在安葬骨灰方面的安排,李光前嘱咐家人不允许要求或接受特殊待遇,一切按顺序编号和一般骨灰塔的尺寸安排即可。所以,在丧礼上不用哀乐锣鼓,火化时唯买了一双五角钱的布鞋,换下原来穿着的胶鞋。

由此可见李光前重病在身,却从细节中体现了其毕生所坚守的原则与理念,表现了李光前严以律己的平民风范。家属按照李光前的遗愿,举行最为简单、最不铺张的丧礼。然而,在出殡之日,前来表示哀悼、加入送殡行列的各界人士,竟然多达六千多人。出殡时涌集了 长达里许的冒雨送行队伍,场面悲壮。李光前仙逝后的哀荣,体现了人们对他的无限敬佩与极度的崇敬。

为了纪念李光前不遗余力推广教育,对教育事业作出巨大贡献。自1995年起,华侨中学每年都会通过戏剧演出,轮流搬演对华侨中学有重大贡献先贤的故事,李光前就是其中之一。2008年,华侨中学在“光前行政楼” (前身为国专图书馆) 前,竖立李光前全身铜像,以 作为莘莘学子的楷模。除此之外,华侨中学也会安排中一新生通过校内文物馆的展览了解陈嘉庚和李光前的事迹,华中校长也会在周会上,从不同角度切入谈论陈嘉庚和李光前等先贤。目前,华侨中学已把陈嘉庚和李光前的故事,列入中二班级及中三班级的华文课文中 。学校希望通过一系列的安排,是要灌输学生“取诸社会,用诸社会” 的大爱精神和饮水思源的价值观。而且,也要学生牢记 :“今时今日的美好校园不是理所当然的,是如陈嘉庚和李光前等企业家对教育事业,无私的奉献成就的”。

“杵臼之利,万民以济”,“修之于天下,其德乃普”,高风亮节,典范永垂,李光前之遗泽,永存世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