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活动

Event & Activity

专题报道

李光前文物展

发布时间:2018-07-05


2018年是南安精神代表人物、新马著名企业家、教育家、慈善家李光前冥诞125岁纪念年。为了缅怀李光前一生的光辉功绩,南安艺文社特地在水廊头凤山寺,举办了一项为期15天的“纪念李光前文物展”。

众所周知,李光前是举世闻名的华人实业家,秉承了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又善于吸收融汇西方文化的精华,在长期的创业实践中,形成了一套独具特色的经营之道,在事业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尤为可贵的是,李光前把创办实业获得财富造福社会,造福人类。他急公尚义,扶危济困,不遗余力地捐资办学,乐育英才,为中国、新加坡及马来西亚的福祉,为国家社会的进步文明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南安艺文社社长接受记者访问时表示,举办15天的“纪念李光前文物展”的目的,是让更多公众来研究他、学习他、表扬他,不仅表达了对李光前的怀念之情,更重要的是,要将李光前的思想情操、道德风范、成功之道,作为一份宝贵文化遗产发扬光大,为创造更高程度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服务。

创办于1919年,现已开办六年直通车综合课程的自主学校----华侨中学,是受惠良多的中学学府之一。根据查阅文献的记载,殖民地时代的英国统治者设立英校的目的,只是培养一些当时所需的公务员,对于华文教育却采取不闻不问的态度。当时的华社侨领陈嘉庚认为,小学毕业生均属十二三岁的青少年,失学非常可惜,就业却嫌太过年轻,所以倡议创办华文中学之必要的。于是在1918年6月15日假中华总商会召开赞助人大会,召集了当时十五间小学总理:南明(林箕当)、培风(曾江水)、通德(苏双绊)、崇文(薛中华)、崇正(陈正岭)、宁阳(伍召南)、南强(雷善甫)、应新(陈梦桃)、育英(陈有渊)、光亚(石霭云)、启发(何仲英)、兴亚(林启因)、养正(吴胜鹏)、端蒙(陈若愚)以及爱同(林推迁)等人,通过董事会章程,议决创办“南洋华侨中学”,并推举陈嘉庚为总理。南安人在水廊头凤山寺设立的南明学校的代表,李光前的同乡林箕当(南明总理)和洪神扶(南明董事),都在首届南洋华侨中学董事会名单内,显现了南安人为华侨心中的骄傲、南洋华侨教育里的耀眼之星:华中,尽份力量。

继陈嘉庚校主之后,李光前于1934年起担任第11届(1934-1936)、第12届(1937)、第13届至第16届(1938-1941)、第17届至第21届(1945-1949)、第22届(1955)、第23届至第26届(1951-1954),华侨中学的董事会主席,是任期最长的校董主席。华侨中学,是新马第一家华文中学,当年的最高华文学府。李光前上任后,立即为华侨中学清偿拖欠华侨银行的七万元贷款,并捐献了50万元作为学校基金,迅速巩固学校的经济基础。二十多年来,李光前扩建校舍,增添了不少设施如操场,改善了教学条件,并修建教员宿舍,保障了教师们的安定生活。每年所有的经常费和部分的特别费用,除部分由董事会及社会贤达募捐之外,绝大部分由李光前个人承担。除此之外,李光前还独资捐建了以他父亲命名的“国专图书馆”和“国专科学馆”。使华中成为南洋著名的华文学府,为新马等地培育了不少杰出的人才。

李光前担任华侨中学校董主席,不仅仅是金钱上的支持,还有的是发自内心的关注与爱护,出于对教育的真正热爱,李光前为教育事业是呕心沥血的。上世纪五十年代,当时新马实施紧急令,马来亚联合邦与马共作战尚未停止。1951年英属殖民地政府一厢情愿,强迫青年学生投笔从戎。1954年5月起风波,英属殖民地政府决定推行“国民登记条例”,强制18岁至20岁的男性必须服兵役。当时超龄的中学生担心接受军训期间,会被派往森林同马共作战,华校学潮沤涌澎湃,近千学生强烈不满,因而发起前往总督府要求免役的请愿行动。当时军警大出动,拘捕数十人。义愤填膺学子,多达两千多名,聚集华侨中学,一连二十余天,举行静坐示威,要求释放无辜的学生,修改兵役条例。斗争势不两立,事态千钧一发!演变成新加坡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集体学潮,即报章所谓的“五一三”事件(自1954年5月13日至6月25日)。当时,身在国外的李光前正在伦敦办事,接到告急电报,不禁大惊失色,万二分的心痛,为了保住学校爱护学生,急如星火赶回新加坡处理此事。6月2日这天,李光前来到华中校园,手无寸铁的学生们,群情激奋,团结一心高唱《团结就是力量》,歌曲激动人心。李光前上台,心中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字斟句酌才开口,以华语、英语及马来语表达。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奉劝大家赶快离开,回到各自父母身边,避免发生流血事件。李光前喉头哽咽,感人肺腑,以卵击石没必要。后来学生们同意以退为进,转移阵地前往中正中学。中正中学人头攒动,沸沸扬扬,不时高呼口号,声浪震耳欲聋。外头在传说,警察要镇压,倚仗水龙头,强行冲进去。

另一方面,新加坡总督同首席部长,紧急召集华校董事,总督府内商讨对策。李光前与总督见面,为保护三千学子的安全,不卑不亢地与英国委派的总督协商。据知,当时总督疾首蹙额,厉声宣言:若劝说无效,只好封闭中正中学。李光前一听,心急如焚,奋袂而起说,华校诸多贡献,诉述创办何等艰辛。假如政府一意孤行,定要处置中正中学,那么,我主持的华侨中学,也要同时关闭掉。此话一出,总督不禁一愣,神情尴尬,宣称休息十分钟再议。过后,取消封闭中正中学决定,会议继续进行。新加坡国宝级诗人书法家潘受,当时在场目击,有感而发书写了七绝《芭蕉》:“如火骄阳每苦侵,锁香庭院昼沉沉。芭蕉攘臂无人见,暗替千花展绿荫”。骄阳、香、芭蕉、千花,分别喻指殖民当局、华文教育、李光前和莘莘学子。“锁”形容受困着。1954年6月7日的《南洋商报》刊载华中董事长李光前接见学生代表,劝导学生再检讨,勿造成华文教育更大危机。中学就读于华侨中学的道南校友会资深理事邝其森说,1954年学潮时,李光前向学生晓以大义,态度十分诚恳,完全没有架子,让学生们很心服。在校董主席李光前的努力下,终于平息了这场风波。6月25日的《南洋商报》刊载,集结华中达22天的学生群解散,英属殖民地政府发表“七华文中学约法九章”,勒令各校采取所列行动以“恢复校纪”。

李光前,又名玉崑,祖籍福建省南安县芙蓉乡(今南安市梅山镇竞丰村),诞生于1893年10月18日。1967年6月2日傍晚六时,李光前与世长辞,享年75岁。噩耗传出,马来西亚、新加坡人民震撼无比,深感惋惜,哀伤无限。